童年聆听的骂声不乏烂漫之气

骂声在我的记忆中像小老鼠一样可以四处流窜。有的时候你刚在家听到父母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骂起来了,跟着,街巷中传来了更为迅猛和热烈的骂声——或许是两个男人因为醉了,酒后无德地像风中的柳树一样摇晃着谩骂起来;或许是两个女人因为争风吃醋而撕扯扭打到了一起。街巷中的骂声,是别人家的骂声,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像听见马戏团来了,飞快地跑出家门,瞧热闹去,因为家中父母的骂声我们已熟稔于心,是老腔调,提不起什么兴致,而外面的骂声往往由于有围观者的因素,那骂声就有几分展览的色彩,充满了戏剧味。有的时候,听一通淋漓尽致、富有创造性的骂声,真的是快乐无比。我发现那些大字不识几个的人在骂人上非常的智慧,既阴损刻薄又活泼幽默,常听得我们捧腹大笑。骂声就像生命的一团活水,使他们的表情显得格外地生动。一个总是在沉思默想的人容易给人一种迟钝、木讷的感觉,而一个有声有色骂人的人看上去则充满了活力。骂声在某些时候就是吹向沉闷小屋的清凉的晚风,分外地宜人。所以,我童年聆听的骂声是不乏烂漫之气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