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不过是既不缘深又不缘浅的过客罢了

』我觉得那个人生犹如一趟列车的比喻挺赞的,有起点有终点,有风景有速度,还有时不时的遇到的身边的不同的人。从年少到年老,我们移动着自己的地点坐标跟时间坐标,于是就会逢到各式各样的人,缘深的一直陪伴,缘浅的,不深不浅的陪伴一小段儿。这样的变换就会有很多人变成前任,比如前闺蜜,前老板,前同事,前女友,前男友……

除了前男友前女友外,其他的前任带给我们的感觉都应该是不疼不痒的,只会让我们感叹光阴似箭,怎么一转眼那谁谁谁就成了那样了啊。而最能带给我们纠结内疚或是愤怒或是分崩离析等这些强烈的感觉的,非前女友前男友不可。

科学的解释依旧是激素在作怪,我们的大脑会产生一种叫做多巴胺的东西,来保持我们的正常代谢和适度愉悦的感觉。当我们的大脑对于异性产生好感,并得到呼应的时候,大脑分泌的多巴胺会增强,于是个人的愉悦感会强于非期,这样的稍微强烈的感觉现在普遍被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来描述。

可惜的是,当感情无法继续延伸下去的时候,大脑分泌的多巴胺将会开始趋于未时候的正常值,此时的身体处在一个适应期,也就是一个紊乱时期,身心的感受都会出现异常。说白了,从的状态里走出来,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戒毒过程。那些自称中的爱情那毒的人说的还真在理。这样的过程因为个人体质的不同,动情程度的不同,会显现出非常不同的个体差异很大的痛苦来。

这些超级理性的话我每年都跟我不同届的学生在远离毒品那节课的絮叨几句,我挺怕将来或是现在遭遇的时候,在激素不正常的作用下,他们还没来得及感受生活的各种美的时候,一个猛子给跳了黄河。更期待的是,他们在的时候,因为忽然记起他们的生物老师的分析,一咬牙就默默地走过那种痛苦。见过挺多失恋的状态,絮絮叨叨喝醉酒大哭不止的,一个劲儿的窝在床上一言不发好几天的,沉默好几天都不怎么吃东西的,这些大概都是常见的,比较极端的多见于“社会与法”频道。

熬不过的这样紊乱的人,就会又复合,如果问题没法解决就又会分手,又会紊乱。于是在不断重复的分分合合中,一再又再的紊乱中,痛苦度会慢慢下降,最后真分手了反而觉得简直就是身心的宁静。这不得不赞美我们身体巨大的自我调节功能。不管有多艰难,绝大部分的人还是能熬过失恋那个类似戒毒的有点艰难过程。

当熬过去之后,现任变作前任后,关系就开始复杂化了,据说两个人关系里最不稳定的因素就是各自前任的存在。各种的联系只能说明在上一段感情中,总有一颗心被虐得不够彻底,凉得还不透,那颗心还想要继续被虐下去,虐到家就真的应该可以凉透到没有言语的力气。

然后,态度不明晰的,就变作了扯不清的婚外情人,变作了在酒后胡乱言语的对象,挣扎着总是好难过。还有很大气的,在前任孤立无援到无可奈何,忽然变作英雄出现的。看过一个很特别的故事,一个姑娘一直在追求一个小伙,未遂,很多年后,姑娘挺有本事的身居要职。又遇到了小伙,小伙早变成了大叔,大叔主动勾搭,各种关系后,大叔问姑娘能给自己的媳妇调个工作不。姑娘直接崩溃到家了,方觉留恋一种感觉是多么不靠谱的事情,物是人非,哪能留的住那感觉。

前任的复杂说白了也就是人性的复杂,贪婪的,自私的,敞亮的,变化的。我总觉得个人思想很丰富很饱满,对人性的了解透彻了,不去追求生活的感官刺激,能踏实地做一些让世界更美好的事情的时候,前任就不那么复杂了,不过是既不缘深又不缘浅的过客罢了,趟过那条,不听牛伯伯说的,也不听小松鼠说的,把粮食送到外婆家就行了,还记得那条河干嘛。(文/茶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